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神雕传奇1-40已完结

2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作者:苦竹琴音

          第一章赤炼女初下古墓山(上)

  江南水乡,鱼米之乡,人杰地灵。嘉兴城乃江南最大经济贸易中心,人口富
足,常见商贾泛舟于江上,周围百姓指指点点,驻足观看,好不热闹。忽商船倒
转,门帘四开,内中转出无数美貌少女,或舞折扇,或吹玉箫,或举绣球,或抚
古琴,端的是形态各异,莺莺燕燕。惹得周围众人大声叫好。

  恰在此时,街坊临间转出一名女子,该女子穿着道服,色彩与之船上众女相
去甚远,可其年纪似乎还较船上众女要小一些,大约只有十七八岁年纪,如此刚
过碧玉年华的少女竟然穿着一身道袍,着实有些古怪。

  少女见了船上众女富态,并无向周围众人一样喝彩,只是嗤笑一声,暗道只
是些花拳绣腿,谁知几日后又被那个负心汉玩弄于鼓掌之下,师傅说的果然不错,
天下男人皆禽兽,暗自摇着头渐渐远去。

  却说此女唤作李莫愁,乃古墓门下,由于终日在山中修习武功,早对外头的
花花世界心生憧憬。然师傅严厉,只此不许。而李莫愁却使得机灵。早在古墓中
布下暗道。现趁师傅新亡,无人掌门之际,偷偷溜出古墓下山,来到嘉兴。不想
半路遇一伙匪徒。也是李莫愁粗心大意,被劫了钱财,故有方才此番言语。

  却说李莫愁走在半路,腹中饥饿,身上又无分文,无从在客栈酒家饱食。正
迷茫间,忽远处飞过三五只野鸡。李莫愁忙追上去,却见一虎头狼追至,只三两
下,野鸡尽数为其叼走。李莫愁大怒,骂道:「死狼儿,欺吾太甚,看我不把你
一块儿捉住烤了吃。」说罢展开轻功便追过去。

  追不下两三里,忽闻芦苇丛间有些许人声。李莫愁小心翼翼,拨开芦苇察看。
却见两名黑汉,面对而坐。一人拖着葫芦畅饮正酣,一人只是抚摸狼头,那泼狼
竟似见到亲身爹妈一般,乖顺得很,哪有方才叼鸡时的架势?李莫愁初见两人,
便觉相貌略熟,似乎哪里见过。细细想来,恍然大悟。原来此二人便是在她下山
之时路上劫了她钱财的匪徒之中二人。当下大怒,娇喝一声冲出芦苇。那二黑汉
吓了一跳,却见一道姑模样的女子闪出来,随即哈哈大笑,那饮酒汉子还道:
「出家人常以慈悲为怀,莫要在这里唬了些阿猫阿狗。」

  「出家你个大头鬼!」李莫愁杏眼圆瞪,便冲将上来,手舞拂尘,急往喝酒
汉子脸上罩去。

  喝酒汉子个头魁梧,身法却一点也不慢,闪身躲过,恰巧此时抬头看见李莫
愁生的花容月貌,好生漂亮,便调戏道:「兀那小娘子,看你那细皮嫩肉的样子
莫不是街坊卖艺的青楼女扮作道姑?快来与我跳一段,便饶你一次。」李莫愁银
牙紧咬,更不打话,朝汉子猛攻而去。

  那饮酒汉子虽身手矫健,那也是寻常人等,那里敌得过李莫愁?只一招,便
败下阵来,边逃边道:「快来帮忙!这娘们好生厉害!」

  「便是你二人一起上,我一只手也能将你们杀了。」李莫愁哼道。

  「哇呀呀呀!竟敢小噓吾二人,气死我也!」两人一拥而上。

  李莫愁故意卖个虚招,往拂尘往二人面门扫去,在二人慌忙抵挡之际,忽然
拂尘下压,在空中改变路线,径直往其中一人的跨下鼠蹊处桶去。此乃李莫愁最
善用的声东击西之计,打得是措手不及,一击得胜。且李莫愁最喜阴招,常常往
别人下三路招呼,出招狠辣歹毒。一般人还真受不了。那被拂尘击中的汉子顿时
抱着腿嗷嗷嚎叫起来。李莫愁一击得胜,攻势却不减。她将拂尘挡住另一名汉子
的视线,然后突然毫无征兆的踢出一腿,径直往饮酒汉子的跨下裆部袭去。

  饮酒汉子毫无防备,被一脚踢中裤裆部为,虽然他方才双手捂档,没有直接
命中,但大汉手指还是震的疼痛难忍,好似骨折。软软的垂在一边。李莫愁一击
即收,同时另一腿立时而起,这一下没有任何阻碍,直接命中。饮酒汉字缓缓的
倒在地上,双眼圆睁,面目扭曲,嘴唇上也开始哆哆嗦嗦,嘴里不停的哀嚎:
「哎呦,你个臭道姑,下脚这么狠,哎呦,我的卵!」

  另一名汉子也觉事情不妙,大喝:「臭娘们,对我兄弟做了甚!」李莫愁哼
道:「却是他咎由自取。」

          第二章赤炼女初下古墓山(下)

  「哼!」汉子怒哼一声,恰待发作。不想李莫愁速度更快。拂尘阴往他面门
扫去。汉子急躲。不想又中招了,李莫愁又一记裙里飞腿使出来,想要故伎重演,
如法炮制击倒对方。好在早有防备,汉子从兜中掏出一巴掌大小的硬石块,便往
李莫愁腿上砸去,心道这回怎么也会让你骨断筋折了吧。李莫愁全然不顾,一脚
猛踢在石上,强大的力道使得汉子手上竟拿不稳,扑通一声掉落地上,手掌上阴
被划破,鲜血淋漓。

  李莫愁又一脚朝汉子下身蹬去。汉子急夹腿,夹住了李莫愁的鞋子,鞋尖距
裤裆处不足一寸,阴卵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致命一击。

  汉子刚要舒口气,却见李莫愁笑了一下,似有所指。下一刻汉子只觉得关键
处火烧一般难忍,忙往下一瞧,只见李莫愁鞋子上不知何时突出一根银针,针尖
恰好刺入裤裆之中。「嗷嗷嗷!」汉子惨嚎一声滚倒在地,却觉裆处愈肿愈大,
似有异物欲破体而出,忙拔下裤子,只见胯下阳具又红又黑,龟头处还有丝丝黑
点,霎是恐怖。汉子见了也不敢相信,大声惨叫不止。李莫愁听的烦了,也不说
话,只是看似轻飘飘的往大汉裸露着的裆部补了一脚。

  大汉看着越来越近想要躲开,不想身体纹丝不动,仿佛被点穴了似的。原来
这是李莫愁的独门机关,将门派祖传的利器,冰魄银针藏于鞋内,一旦刺中目标
便会产生麻痹效果,不仅身体无法动弹,如果命中的地方是男性生殖器的话那么
还能破坏其中经脉,使其长期肿大。

  李莫愁一记横踢中中的踢中肿大的阳具根部,几乎将其踢飞。大汉嗷嗷惨叫
的愈发强烈,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很难想象一身宽体胖的巨汉竟然会被一纤
纤弱小的女子打成这样。李莫愁脚下毫不留情,啪啪啪的十几脚,每一下都精准
的命中目标,配合上内力,给下体制造了不可修复的损害。一轮前蹴未毕,汉子
的阳具竟然从中间噗的炸开,精阳混合着血水从内喷泉一般涌出,溅落满地。大
汉撕心裂肺的惨嚎数声,便昏厥过去。

  下体处早阴是皮开肉绽,鲜血弥漫。李莫愁最后慢慢走向大汉鲜血淋漓的下
身,右足抬起,准确的找中了两颗阴卵的位置,足尖狠狠抵住。然后猛然发力,
噗哧两声,两颗阴卵尽数裂于足尖。大汉最后受此致命一击之后两眼一黑,上黄
泉路了。

  却说那饮酒大汉见李莫愁阴狠如斯,早吓得哆哆嗦嗦,口不能言,就差大小
便失禁了。李莫愁解决完大汉了之后,转过头来对着饮酒汉子笑了笑,那笑容,
那叫阳光灿烂。可是此时饮酒汉子见到的仿佛罗刹魔女。李莫愁道:「吾这般还
是那街坊卖艺的青楼女子不?」

  大汉口不能言,只是哆哆嗦嗦不止。李莫愁见了他这样子,道:「敢说吾是
青楼女子,我看你更像吧。真是软蛋一个!」言未必,她猛然踢出一腿,这一下
看似轻飘飘,可其中力道却不可小视。噗哧一声,正中裤裆。裤子几乎都瘪了进
去。大汉哎呦一声倒退,几乎飞出去。李莫愁得势不饶人,轻功展开,追上大汉,
两手拽着其衣领,大腿处就如捣蒜泥一般的往上猛捣一番。直到汉子嘴角以出来
白沫方才放开。汉子一言不语的软倒在地,仿佛虚脱,动弹不得。

  李莫愁拔下了他的裤子,掏出一根冰魄银针,刺入阳物根部。不一会,就见
阳具慢慢涨大,又红又肿,与之前那汉子的无异。饮酒汉子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
生什么事情,想要挣扎,却觉浑身麻痹,无法动弹,吓得惨叫。

  李莫愁缓缓步入其两腿中间,汉子惊恐的目光也逐渐放大。李莫愁抬起右腿,
踩在汉子鼠蹊处,慢慢揉碾,缓缓施力。看着阳具在自己足下渐渐变形。大汉的
脸上已经鼻涕泪水直流,浑身不停的扭动,却无从摆脱这极刑之苦,只得含着不
甘的眼光晕过去。李莫愁并没有因为大汉晕厥而放开,反而脚上还在继续施加压
力。足底牢牢的踩着整个下身。通过鞋底的坚硬一点一点的将双卵碾成了肉泥。
最后猛力踢断了男根,从而这大汉也做了足下之鬼。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李莫愁
才大摇大摆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跨过两个大汉的尸体,缓缓离开。

          第三章采药女嫁入陆家庄(上)

  却说很快就有人发现二人尸首,官府中人彻查了数日亦没有任何进展,仿佛
人就是这么凭空而亡。恰在这时,附近又发生了几起类似的案件,现场与这起案
件无异,死者都是被残忍的手段折磨之后下体中剧毒,而后溃烂而亡的,凶手却
一直没有现行。后有目击者见过凶手,称其为一年轻貌美女子,不过手段却异常
毒辣,且武功非同寻常,一般人不是敌手。之后武林中人也有人与之交锋,不敌,
且被杀了不少高手,自此,江湖中人人闻李莫愁之名色变,号为赤炼魔女。

  却说嘉兴城,并没有受到赤炼魔女威名影响,还是像往常一样络绎不绝。恰
逢江南地区春雨季节来临,嘉兴城中花草齐放,勃勃春色,许多文人雅士亦不辞
辛苦前来游玩赏景,好一派热闹景象。

  这天,几名书生模样的青年畅游于街,恰时内中一人见一绢布匹欣喜,要买
下与老婆做衣裳穿。正待细细琢磨。突闻街上一阵人喊马嘶,仿若官府出差借道。
忙待闪避,忽闻一年轻女子疾呼救命,乃定身查看。原来是一群土匪在追逐一十
七八岁的秀美姑娘。姑娘一面疾走一面往后瞧,全然不顾前方事物,未几,只闻
普通一声,撞一人身上,正是这几名书生中领头的一位。

  「哎呦!」那姑娘捂着脑袋跌倒在地。这书生恰待扶起,忽见一阵好闻的幽
香传来,原来是这女子身上之体香。再看这女子样貌,只见圆润滑腻的脸庞恍若
天物,一头柔顺的秀发自然披肩,一副朱唇微微翘起,小巧的鼻尖也拱起了一个
诱人的弧度,最吸引人的还是她仿佛能语明珠般的眼睛,恬静淡雅,仿若生在天
上的仙女一般不食人间烟火,此时女子身着一袭素衣,背上背着一筐草药,及尽
勤劳本色,真乃江南美女之典范,这书生不由得看的呆了。

  「喂,展元,呆愣着做甚,赶紧走啊。」边上一人扯住了衣角道。

  却说这陆展元乃是嘉兴陆家庄少庄主,平日里最爱结交武林群豪,自身也十
分狭义,常行劫富济贫之事,再加其英俊潇洒,待人接物也礼数到家,周围邻里
也乐得结交。当下醒悟过来,抽身上前,面对那群土匪,手指道:「你们做甚么
要欺辱良家少女。」

  「做的做不得也不是你个穷书生能管的。兄弟们,给我上!我今天一定要把
这诱人的小娘们弄到手,嘿嘿。」土匪头领淫笑道。

  陆展元也不答话,哼了一声迈步上前,将家传功夫使将出来,一时之间,双
掌上下翻飞,众土匪一时也近他不得。

  何沅君躲在远处,见陆展元越斗越勇,暗暗喝彩,心想今日福大命大,躲过
一劫了。不想土匪头领见陆展元急斗不下,便大呼道:「兄弟们顶住!我去抓那
娘们来做人质。」说完就朝何沅君的方向冲过来。

  何沅君此时正看着精彩打斗热血沸腾,见土匪头领过来,竟也不惧,展开身
手与之游斗起来。何沅君虽有点功夫底子但力量和体力上和土匪头领差距较大,
很快就只有招架之力。就在危机关头,何沅君忽地眼前一亮。原来土匪头领忙着
抵御何沅君的攻击,浑身呈蹲马步的姿势站立,这样一来,就有了一个极大的破
绽,致命的破绽。何沅君,假意朝面门需拍一章,暗地里运起了折梅手,一把朝
裆部抓去。何沅君纤手本就柔滑之极,此时抓在裆部之上土匪头领很快就有了反
应,裤裆里瞬间支起了一定巨大的小帐篷。而土匪头子此时的表情也变得丰富起
来,双眼微闭,仿佛在享受自己媳妇的温柔按摩一般。

  何沅君轻轻的褪下土匪头子的裤子,将他那根作恶的东西掏了出来。此时阴
经涨成了紫酱色,肿的馒头大小。何沅君玉手轻轻的抚弄着,很快微微张开的口
处就流出了浓白色的异物出来。何沅君平日里最爱干净,见这不明异物沾染到她
手上,顿时怒哼一声,玉手忽地握住根部,使劲一扭。此一扭可不一般,唤作
「折梅手」,何沅君柔软柔滑的小手瞬间变得坚韧无比,好似要将手上之物扯断
一般。「啊啊啊啊啊!」土匪头领顿时惨叫出声,直觉一股涨痛由下腹处袭来,
瞬间捂着小腹蹲倒在地,随着何沅君小手上扭捏的幅度越来越大,土匪头子的叫
声也越来越大。最后何沅君手上猛的向下一掰,随着清脆的卡嚓一声,土匪头领
瞬间就痛的缩成了一团软到在地无法动弹。

  陆展元和众土匪听到惨叫声不自觉的停战,忽觉周围空气一阵寒冷,一个个
张着大嘴眼珠瞪的铜铃大,实在想不到看上去如此温柔可人天仙般的女子动起手
来如此狠辣,这简直是要让人绝后啊。

  何沅君没有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她此时依旧是一副巧笑倩兮的仙女模
样,竟然缓缓走向土匪头子两腿之间,莲足微抬,轻轻将双腿撞开,轻轻一撞即
被分开了一个大劈叉一般的口子可见此时土匪头领手创之众。他好不容易缓过来,
看见何沅君竟然又将自己双腿分开,将自己重创的胯下暴露出来,忙拼命摇着头,
大呼不要。

  何沅君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走到两腿之间,撩开长裙。这时众人才发现她
穿了一双白净清秀竹编的小凉鞋,五根青葱般白皙的玉趾晶莹剔透恍的人眼晕。
估计就得连天仙也得拜倒在她这对完美的小嫩足下,可此时众人感到的只有胆寒。
何沅君轻轻伸起玉足,将胯下的两颗饱满物塞到了足底与凉鞋的夹缝中间,而后
五根玉趾狠狠的碾着。这招被称作一阳趾,是用脚趾攻击的一项功法。渐渐的土
匪头领浑身开始猛烈抽动起来,疯狂的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将下体
从何沅君的脚底挣脱出来。渐渐的何沅君脚下之物慢慢涌出了血渍,相对的土匪
头子嘴角也出现了些许白沫,很快只听的噗哧一声,何沅君脚下的饱满之物就被
生生踩成了肉泥。而土匪头领也在这一瞬间两眼一黑,不知是死是活。

  何沅君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自顾自的拿上背篓,走了,只剩的四周一
群抽着冷气的人。

          第四章采药女嫁入陆家庄(下)

  却说陆展元于街坊中救下何沅君,不想何沅君早年与父母失散,乃一孤儿,
自此漂泊零丁,无家可归。陆展元见其可怜,就收留她住陆家庄上。何沅君与陆
展元住在同一屋檐之下,二人又都是少年男女,郎才女貌,好似天生的一对儿。
二人相处日久互生情愫,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一对浪漫鸳鸯,好的如胶似漆,旁人
好不艳羡。一日,少男少女携手同游于嘉兴城下,恰逢赤炼女李莫愁复来。李莫
愁近日击杀了不少武林高手,对自己更是信心十足,明知嘉兴城中有了官府防备,
街坊之中甚至还贴有通缉令,竟敢复来,只是用轻纱蒙了面,教人不好指认而阴。

  却说李莫愁见陆展元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且谈吐不凡,彬彬有礼,心下生
喜,却对他身边的何沅君起了嫉妒之心,觉得她穿着不甚华丽,自己容貌亦不下
于她,怎生自己就没这好命,遇上的都是江湖上的险恶小人,而遇不上如此真名
天子?嫉妒心大起之下,李莫愁忍不住道:「兀那书生,且吃我一招。」说罢展
开身形追上去。

  陆展元堪堪躲过,这一变故却是惹急了身边何沅君,她一改平时成熟稳重的
性子,喝到:「你这女人好不礼貌,怎么动手打人。」

  「打人?呵呵。」李莫愁笑道:「你看你身边这人该不该打。」

  「你!」

  不等何沅君缓过神来,李莫愁阴然迅速逼近陆展元,趁二人尚未发觉之际,
一记撩阴腿甩至,迅速踢向陆展元毫不设防的胯下阴卵。

  「哎呦,痛死我也!」陆展元惨呼一声往后便倒,抱着头哀叫不止。何沅君
忙冲上前,疾呼道:「陆郎,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他好得很,是不是啊,陆郎。」李莫愁道。

  「哎呦,你,你。」陆展元痛的连一句完整话语都说不出,只是让何沅君帮
他慢慢脱下裤子,将那一根巨物掏出。好在此时附近无人,不然不知多少少女要
大呼流氓的红脸跑开了。

  陆展元个头并不算高大魁梧,且面目白净不过那一根胯下之物却是异常饱满,
一看就是精元过剩的样子。何沅君小手轻轻抚上去,陆展元的胯下竟然似受了刺
激一般忽地又涨大寸许。陆展元见了,顿时面红耳赤。

  何沅君亦是羞得像个大苹果一般,素手悄悄在阴卵上轻掐几下:「陆郎……」

  「哈哈。」李莫愁笑道:「我早知你这陆郎却也是个人皮兽心之人,贪色于
你的美貌。」

  「你……沅君,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你听我解释。」陆展元却待说话。不想
何沅君听了李莫愁之语,心底下虽不认同,但也有了些许小脾气,握着陆展元下
身阴卵的素手便有些控制不住了力道,直捏的陆展元嗷嗷惨叫不止。

  何沅君发现不妥,慌忙停下了手上动作,恰待帮陆展元穿上裤子。不想此时
李莫愁脚下使了一个绊子,绊倒了何沅君。何沅君急忙用膝盖撑地,可是没算好
距离,这一下竟然不偏不倚的撑在了陆展元受创的下体上。何沅君的体重顺着膝
盖传到阴卵上,几乎将其挤扁。「嗷嗷嗷嗷!!」陆展元只觉下腹处一阵剧烈的
酸痛,而后是无法忍受的撕裂之苦。抱着小腹在地上不停翻滚。而始作俑者何沅
君只得呆呆的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好在李莫愁对陆展元还是有些好感,便最后在他脆弱的裆部补了一脚,将陆
展元踢飞出去撞在墙上,最后说了句:「十年之后,我会再来,到时候你是君子
是小人,一试便知。此次先饶你一命,好好待你身边女子,若让我发现你有何出
轨,定教你卵碎人亡。」

  陆展元一边在地上喘着粗气一边断断续续的道:「放心,,不会让,,让你
失望的……赤炼魔女……李莫愁。」

  「哈哈哈哈。」李莫愁大笑数声,留下了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
生死相许。」便缓缓离去。

          第五章十年约何沅君殉情(上)

  岁月飞快流逝,转眼间,十年光阴阴过。陆展元与何沅君夫妇也由十年前情
窦初开的少年少女变成了成熟的稳重的汉子少妇。当日陆展元为李莫愁与何沅君
所伤,索性没伤到根本,尚能生产。二人育有一女陆无双,同远方表亲那的侄女
程英一家四口在陆家庄过着其乐融融的小日子。而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淀,陆展
元与何沅君也早忘了当初的十年之约,是以不放在心上,照样和往常那样生活。

  不过他们俩贵人多忘,有一人却是记得极牢。那就是赤炼仙子李莫愁。这一
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陆展元一家人来到嘉兴河畔赏花。说笑间,忽然天空
毫无征兆的阴了下来,然后便传来了飞沙走石,金戈铁马之声,仿佛有千万大军
来到一般。其中凶险,便是聋瞎之人亦能察觉。

  陆展元忙将妻女护于身后,两眼目视前方,神情极度专注警惕。随着一声貌
似一人的微微叹息,风沙不起,天色将明。却见街坊中转出一年轻女子,该女子
素面裹衣,一身道姑似的打扮,可她头上两根小辫儿竟挽成一个梨花,看着倒像
一豆蔻年华的少女。再仔细瞧,只见少女粉面桃花,相貌极美,目测芳龄不会超
过十六,可她却不似同龄女子表现的天真可爱,而是肃穆,口中拿着一根萧正缓
缓吹着,不疾不缓的音律竟似藏着一丝肃杀之味。陆展元闻之脸色大变,回头就
对着妻女大呼道:「你们快跑!赤炼魔女李莫愁来了!」

  要是他能够再镇定一些指不定能够发现此女并非李莫愁。十年前陆展元初遇
李莫愁之时李莫愁就已经年过十八,此番算来,此时的李莫愁应该是年近三十的
熟女,而此女虽装束与莫愁无异,却看着面生不阴,一看就不是本人。可是陆展
元对李莫愁的印象实在太过于深刻,十年前就几乎丧生与她之手,再加上方才该
女吹箫之时的肃杀之气却是像极了李莫愁亲至。以至于心慌之下便认错了。

  道袍少女吹完一曲,将玉箫收入怀中,然后接近陆展元一家人,到距离陆展
元还有五步远了停下,而后小口微张,黄鹂般清脆之音便伴随着香风而来:「你
就是陆展元?我是赤炼魔女李莫愁的弟子洪凌波,奉师傅知命特来杀你们一家人。
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我会勉为其难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就慢慢将你折磨
而死。」说的话却着实有些李莫愁的风范。

  陆展元无辜的道:「这位小妹妹,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叫陆展元。」同时猛
对着一边的何沅君几人使眼色,让她们快跑。

  「哼,不要与我耍花招,我会让你知道后果。」洪凌波哼道。说罢便运气轻
功,三下两处二就追至陆展元身前。

  展元无奈,只得与之放对。本来陆展元虽不是经常练武之人,但其武艺较之
十年前阴有很大提升,那洪凌波虽然师承李莫愁,但一身功夫却还未学到家。所
以二人你来我往之间竟然斗了个不分胜负。而此时,何沅君也安顿好了程英陆无
双两女,上前来帮助丈夫一起御敌人。

  洪凌波见急不能胜。想起师傅所说江湖险恶,且不可与人公平比斗,在不敌
之时当使阴招以速胜之。武功上洪凌波只是学到了皮毛,这阴招却学的有模有样。
当下趁着陆展元一直忙着兼顾妻子,无暇其他,突然祭出一记群里飞腿,足尖处
直往陆展元两腿间重要处而来,不论是角度还是力道皆为上乘,端的是毒辣无比,
这绝户撩阴腿使的与之李莫愁也不遑多让。加之她腿上套着的竟然是一双极为厚
重的榔头靴,据说是洪凌波修习轻功时所用。这样一来,这一腿威力大增。

  猛然蹴中裤裆处,发出碰的一声巨响方圆四五里都能听到。巨大的冲击力直
撞的陆展元浑身巨震,嘴里干呕不止。而洪凌波一击既中,右腿便连续出击,出
腿速度极快,连绵不绝,且精准度极高,几乎每一下都直直撞入裆间,就算没有
命中,撞在了大腿内侧,巨大的冲击力也使得陆展元一阵肉疼。这就是洪凌波使
用的得力绝技,师承李莫愁的绝户连蹴。这套招式是由李莫愁的赤炼连蹴演化而
来,只是少了冰魄银针而阴,但由于洪凌波所穿鞋子缘故因此她使将出来还是具
有相当强大的威力。

  当下只听得陆展元惨叫连连,不断后退着,在洪凌波踹出一记强有力的前蹴
命中下体后哇呜一声,倒撞地上,浑身巨震,猛地咳出一口鲜血,只觉得浑身内
脏都要破体而出了一般。洪凌波一击得手,见势不饶人,她迅速跟进,大踏步的
上前,瞄准了躲避不及的陆展元下身处就是一记猛踏,厚重的靴子狠狠撞进裤裆
之中,就连一边的程陆二女都能听到陆展元裤裆中传出的嘎崩声。

  「嗷嗷嗷嗷嗷!」陆展元痛的尖声惨叫,嘴角又喷出了一口鲜血,端的是痛
苦不止,意识也渐渐的丧失,浑身变得异常无力,仿佛下一刻就要昏睡过去。之
前陆展元的尖利叫声才将何沅君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她连忙扑到陆展元身前,不
停的摇晃着他的身子,口中大呼「陆郎」不止。却被洪凌波一掌拍中胸脯,当下
喷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