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乱伦周刊采访纪实

3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舒倩是《乱伦周刊》的一名资深记者,今年刚好50岁。她是由南方某报社调入的,调入的理由是因为五年前她和她的独生爱子、26岁的舒进(她离婚后,儿子改了母姓)在一个风雨之夜发生了一场疯狂的情欲体验。

  舒倩十年前和丈夫离婚,此后就和儿子相依为命,由于工作的关系,她对儿子照顾的很少,这使她对儿子始终有一种歉疚心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与其说是偶然,不如说是她内心深处对儿子的一种奇特的补偿。

  在那个晚上之后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和儿子几乎是足不出户,从来没有穿过衣服,每天除了做爱就是做爱,只是余暇时做做头型,化一点淡妆,目的是不让儿子对她的肉体产生厌倦感,毕竟年纪大了,身材已不如年轻时那么轻盈苗条,镜中的她已开始呈现出老态,眼角有了皱纹,胸前的一对乳房虽然仍是丰满硕,却已经不那么坚挺了,乳头变大,乳晕发黑,尤其是小腹已经开始凸起,屁股更是变得又圆又大。

  胯下的阴毛却仍是茂盛黝黑,毛丛中那一道肥厚的肉缝在发黑的小阴唇下,掩饰着仍旧粉红的阴道口,这是她唯一感到欣慰的,儿子常常说她的屄肉象小姑娘一样柔嫩,她的淫水也特别的多,这是她另一个引为骄傲的事情。儿子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有可能让她淫水四溢,在交媾过程中,她的淫水简直就象决堤的洪水一般,无法遏止。

  长时间的肉欲缠绵,使她已无法摆脱乱伦带来的情欲,慢慢地她发现儿子虽然非常爱她,但在做爱过程中,对她越来越粗暴,而她竟也越来越喜欢被儿子粗暴地对待,从无意识到有意识,她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变成了儿子的性奴隶,在一次性交中,儿子突然用力地拍打她的屁股,她竟然在疼痛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后来她要求儿子打她的后背和前胸,当儿子的大手用力地抽在她的乳房上的时候,疼痛使她流出了眼泪。

  但同时也有一种颤栗的快感袭上她的全身。那一刻,作为一个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她明白自己其实是属于喜欢受虐的女人。但她所能承受的程度有多大,是在以后的日子中逐步明白的,直到有一天早上,儿子逼她喝掉他的尿,并把屎拉在她的饭碗里逼着她吃下去的那一刻起,她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

  她通过关系调到了《乱伦周刊》,五年的工作让她对乱伦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她由一个单纯的乱伦者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由于她的工作业绩和对性的狂热,她获得了政府颁发的「三八」淫妇奖,并当选为市乱伦协会副会长、骚屄联合会(简称屄联)副主席。

  在去年底召开的全市性爱经验交流大会上,她以《抓住鸡巴、扒开骚屄,为实现全面淫乱社会而努力》为题作了大会发言,博得了一致好评,并当众进行了口交、肛交和阴交表演。《淫秽晚报》以大幅图片和文字对此进行了报道,当晚的电视新闻也播放了她在大会上吞精的镜头,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以致于她第二天上班时,在她的办公室里挤满了前来要求和她操屄的热心市民,她口、肛、阴三洞齐用,手脚并行,好不容易才打发了他们。

  她也成了政府要员随叫随到的淫妇,市领导多次在不同场合以舒倩为例,强调加强色情事业,促进全市经济大发展的重要意义,并责成市委宣传部和《淫秽晚报》、市电视台在全市组织50多名淫男荡妇组成演讲团赴各地进行演讲宣传,舒倩以「屄联」副主席的身份参加了演讲团,她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除了洋洋几万言的演讲稿外,她还请电视台拍摄了几个宣传短片。

  内容包括自慰、与儿子乱伦、被人轮奸、受虐、吃屎喝尿等等,一个月的演讲活动更令她声名大振,多家电视台、电影公司开始找她拍片,她经过多方考虑,并提出和儿子共同出演,最终选择了拍摄一部电视剧,剧名《淫情燃烧的岁月》引起轰动。

  她身兼多职,「性交」活动极多,近几个月来已经很少陪儿子,引起儿子的不满,她便每天找一些女人来陪儿子,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下至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甚至把自己的老母亲接来让儿子操。

  舒倩的妈妈今年七十五岁,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干净利落的老太太。老太太年轻时也是一个大美人,十五岁时由父母做主嫁给了一个地主做了三姨太,最初几年她颇为受宠,随着四姨太、五姨太的先后进门,她逐渐失去了地位,她耐不住寂寞便和家里的一个仆人发生了关系,事发后被当家的一怒之下卖进了妓院,孰料这竟然让她如鱼得水,一年后竟成了当地的红牌妓女,许多富绅竟不惜一掷千金来获得和她的一夜之欢。她25岁生下舒倩后就再也没有生育。每天就是招蜂引蝶地和男人上床,后来年纪越来越大了,这才逐渐少了男人。

  舒倩把妈妈一领进门,儿子舒进就心中一阵狂喜,对这位淫贱的外婆,他早就心痒已久,只是由于以往居住在不同的城市,相距甚远,迟迟不得其便,而妈妈很早就跟他讲述过外婆的一些淫事,多次表示要接来供他奸淫,但妈妈一直很忙没有时间接她过来,这一次终于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了。

 舒倩的妈妈也是多次在电话中听女儿讲自己的这个外孙子如何如何地好色成
  性,有着一根如何坚硬无比,硕大无朋的鸡巴,操得他的妈妈如何的欲死欲仙,一张老屄早就淫痒难耐,见到外孙后,心中大喜,祖孙二人还是十多年前见过最后一面,那时的舒进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但现在的舒进已是英俊健壮的二十六岁的小伙子了。

  舒倩把妈妈交给儿子,自己进了厨房去给他们做饭。舒进坐在沙发上打量着面前的外婆。老太太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了,但看上去身体还是非常好,体重差不多在一百五、六十磅左右,有着一张满月似的脸庞,一头白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高髻,脸上零星点缀着一些老人斑,眼角和嘴角笑起来堆满了细碎的皱纹。她有着一对非常抢眼的硕大乳房,脱掉外衣后,更显得沉重不堪,坐在那儿整个小肚子重重叠叠,堆满了赘肉,象是有了八、九个月的身孕一般。

  舒进对肥胖的女人情有独钟,更何况面前的是自己的亲外婆,裤裆里的鸡巴立刻就竖了起来。外婆也一直在看着自己面前的亲外孙,一见外孙的裤裆鼓了起来,不由得微微一笑,站起来走到舒进的身边坐下,一只胳膊搂住了外孙子的脖子,一只手就老实不客气地伸到外孙的胯下按在舒进鼓起的地方。

  「我的大外孙儿,想没想外婆呀?」

  舒进笑道:「我倒不想你,不过它却想你!」说着用鸡巴= 起被扣分了= 起被扣分外婆按在自己胯下的那只手。

  老太婆淫笑道:「它可不是想我,它是想外婆的老骚屄吧?」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解孙子的裤带。舒进却一把推开她,外婆不解地看着他。

  「站到对面去,先把衣服脱掉,让我看看。」

  老太婆明白了,果然站了起来,面对着外孙把上衣脱了下来,一个圆滚滚的大白胖身子就裸露出来,两只大东瓜似的奶子在胸前晃来晃去。

  「喜欢外婆的奶子吗?乖孙儿?」她捧起两只奶子在外孙的面前抖动着。
  舒进两腿分开蹬在地上,向后仰躺着。

  「别鸡巴臭美了,快点儿脱你妈个屄的吧。」

  老太婆一怔,知道在这个霸道的孙子面前不能太随便了,立刻乖乖地脱掉了裙子,露出里面的肥大的三角裤衩,她的屁股异常的肥大,阴阜高耸,阴毛茂盛,几根黑黑的阴毛甚至从三角裤的边儿挤了出来。她脱下裤衩,舒进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哇塞,好肥的一只大屄呀!这个老太婆的大阴唇又肥又厚,宽宽地向两边裂着,在肥厚的大阴唇的中间,两片小阴唇也是又大又肥,黑乎乎的,上面全是皱褶。当外婆把它们扒开的时候,里面的屄肉呈深红色。

  舒进示意她坐在地毯上手淫。老太婆听话地分开两腿,身子向后靠在后面的茶几上,两手从两条大腿的下面穿过,左右分开两片肥大的阴唇,一分一合地揉着,毕竟70多岁了,她的阴道非常地开阔,阴道口象是一个深红色的洞,在这个洞口的下面一个如同开了花的包子似的屁眼儿。

  这时,舒倩从厨房里出来,一眼就看到妈妈在地毯上的模样,而儿子坐在沙发上撸着鸡巴,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们祖孙俩在干什么呀?我还以为你们早就操上了呢?进儿,怎么样,你姥姥的屄好不好玩呀?」

  「我还没操呢。这老屄可够肥的。」

  「肥才好操呀!你不是常说操那些瘦屄就象插进骨头里似的,撞的鸡巴生疼没意思吗?一会儿你好好操操你姥姥,保你过瘾。」她走到妈妈跟前,向下看着她道:「妈,你怎么样?你孙子的鸡巴喜欢吗?」

  「啊,喜欢极了!妈妈好长时间没有被这么大的鸡巴操过了,等一会儿我要让孙子好好地操操我。」老太婆说着从地上跪了起来,以膝代足爬到孙子的脚下,伸手握住孙子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舒进居高临下托起外婆的下巴,老太婆抬起脸来媚笑着,露出满口雪白的牙齿。

  「你装的是假牙吧?把它拿出来!」

  老太婆果然伸手从嘴里吐出了一副假牙,本来丰满的两腮立刻塌了下去,乍看上去好象整个脸形都变了样儿。

  「唔,很好,这样就更象一个屄了。来,过来啜啜它。」

  老太婆兴奋地双手捧住孙子的大鸡巴,一张没牙的嘴巴立刻叨住硕大的鸡巴头啜了起来。

  舒倩这时坐在儿子的身边,一手搂着儿子的脖子,一手抓住妈妈头上的高髻一上一下地往儿子的鸡巴上按。

  「舒服吗?乖儿,你姥姥这个老屄一生之中不知吃过多少根鸡巴,她的口技相当不错了。」

  「唔,还可以。不过,妈,你吃我鸡巴也很好的。」

  舒倩听到儿子的称赞,脸上居然一红,嗲声道:「谢谢儿子,妈妈以后会更努力的。」

  这时,老太婆从嘴里抽出鸡巴,捧起两只肥大的奶子夹住孙子的鸡巴上下揉了起来。

  舒倩从沙发起来,转到母亲的身后跪了下来,老太婆的大屁股高高地向上蹶着,因为胖,再加年老,她的整个屁股沟呈现出深褐色,一直延续到前面的阴毛处。舒倩两手扒开妈妈的屁股使她的屁眼和阴道更大的向两边分开。然后她用手指在妈妈的屁眼和阴道里捅着。

  舒进一边享受着外婆乳交带来的快感,一边对他的妈妈道「妈,你把手伸进她的屄里试试,看看能不能把整个手都塞进去。」

  「肯定能,我以前就塞过的。她的屄太大没意思,你过来看妈妈把手伸进她的屁眼里。」

  舒进果然起身过来,老太婆哼哼道:「你们俩一定要整死我是不是?好好,就让你们弄吧,反正我已经七十多岁了,挨了一辈子操,也够本了,你们就把我祸害死吧。」

  舒倩笑道:「老臭屄,别他妈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从小你就让我抠你屁眼儿,你都被人抠了六、七十年了,屁眼子儿一扒开真鸡巴跟粪坑似的,还装个鸡巴!」
  舒进哈哈大笑,伸手托起外婆的脸,外婆居然有些脸红,笑骂道:「别听你妈瞎鸡巴说,年轻时确实有人喜欢抠我腚眼子,但现在屁眼都松了,一不小心连屎都夹不住,谁还愿意抠呀?啊……」她正说着,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原来舒倩已经把手伸了进去。

  舒进一看,妈妈的整个手都塞了进去,把外婆的屁股上的肌肉都绷紧了,仅余一条手腕在外面。

  「怎么样?进去了吧?你姥姥的屁眼可容易捅进去了。哟,妈,你里面这么多屎呀?热乎乎的真鸡巴好玩。」

  「是吗?来,让我抠抠。」

  「不行!」老太婆叫了起来,「你的手太大,会把我的屁眼撕开的。」
  舒进不管,拉开母亲,果见妈妈的手指上沾满了黄褐色的粪便。他也依样葫芦地把手插了进去,果然感觉到外婆的屁眼里充满了粪便。

  自从儿子逼她吃屎喝尿以来,舒倩对粪便已经不陌生了,她把手指放进嘴里吮着,妈妈的大便又苦又臭,但在她的嘴里,却是又香又甜。老太婆虽然淫荡一生,但从来没有看过人吃屎,更别说自己吃了,看见女儿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屁眼里的排泄物,再加上外孙在她的屁眼里抠来抠去的,小腹一阵收缩,随又一放松,竟然小便失禁尿了出来。舒进也受不了了,他抽出手,挺起大鸡巴就插进了外婆的屄里操了起来,同时把沾满外婆大便的手伸到外婆的嘴边,示意她舔吃。
  老太婆几乎是不加思索地就张口吃了起来,七十多年来她第一次吃屎,而且吃的是自己的屎,一种从未有过的怪异感觉让她忘乎所以。

  舒进在后面努力地操着自己的亲外婆,俩母女也互相亲吻舔吃着对方手上和嘴上的粪便。在这种淫糜的气氛中,舒进很快就达到了高潮,他没有把浓浓的精液射到她们的脸上,而是射在了地上,两母女狗似的在地板上争舔着……

  这一天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西方传统的「母亲节」。一大早,舒倩就早早地来到了办公室,她要完成一篇这一期的一个专栏稿子。她虽然事情多,但还是比较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是抽空采写一些稿件。她正在电脑前改稿,有人敲门,她头也不抬地应道:「请进!」

  一个看上去年约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她穿得非常暴露,薄纱似的天蓝色的小衬衫松松地罩在丰满的双乳上,下面肚脐眼儿露在外面,没戴乳罩,雪白的奶子呼之欲出,下身则是一条仅能盖住屁股的黑色皮裙。

  「是小芬呀,有什么事?」舒倩问道。

  「舒姨,总编请您过去一下。」小芬说着,走到舒倩的身边,「今天是母亲节,我还以为你不能来了呢。」

  「母亲节我怎么不能来啊?」舒倩抬起头道,「你这个小浪蹄子又想说什么?」
  小芬嘻笑道:「是母亲的节日呀!你那个宝贝儿子没有送你什么特别的礼物呀?」

  舒倩伸手在她的额头上点一下,笑骂道「你这个小骚货,看来那天我儿子把你操过瘾了,你一直就念念不忘,是不是?」

  「是呀!」小芬淫荡地笑道:「你儿子的大鸡巴的确让人忘不了嘛!跟你说,舒姨,我回家跟我妈一说让你儿子操了,你猜我妈怎么说?」

  「怎么说,还不是说你太骚了。」

  「嘻,告诉你,我妈说她那天也想让你儿子操她一次,对了,舒姨,今天是母亲节,我要送我妈礼物的,不如你就答应我,让你儿子操我妈一次吧。就当是我送给我妈妈的礼物。」

  「哼,我就知道是这样。好吧,呆会儿我打个电话,问我儿子有没有时间操她。」

  「不嘛!舒姨,你现在就打吧,人家的屄也痒痒了,先让你儿子操一下,然后再操我妈那个老骚屄,好不好嘛!」

  「行了,真拿你没办法!我就打。」

  舒倩磨不过她,只好抄起电话。

  舒倩起身向外面走,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指着桌子上的一只装满微黄液体的水杯,道:「对了,小芬,那是我早上刚尿的尿,还温着呢,你喝了罢。」
  「谢谢舒姨!」小芬高兴地端起尿杯,就喝了一大口。

  总编办公室。《乱伦周刊》总编王侗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是靠着两根管子上来的,一只是他手中的笔管,一根是他胯下的输精管,在他写了很多文章把精子射进宣传部长的嘴里的时候,得到了今天的位子。舒倩进来的时候,发行部的刘菲正跪在他的胯下啜着他的鸡巴,这个刘菲今年才20岁,是今年春节后才到社里的。

  「你好,王总。」舒倩微笑着看着刘菲在王总的胯下前后吞吐着。

  「啊,舒大姐来了,正好我要射了,你也过来吧。」

  舒倩笑着过来,跪在刘菲的旁边,刘菲吐出嘴里的鸡巴,对舒倩笑了笑,把鸡巴送到舒倩的嘴边,舒倩张口叨住,也是前后吞吐起来。

  王侗本来就要射了,舒倩这一啜更是忍不住,后背一紧,两腿不由自主地绷了起来,舒倩知道他要射了,加快吞吐的速度,就听王侗一声闷哼一股热热的精液就喷射出来,二女齐上,两张嘴轮流吞咽着王侗的精液,复又把他的鸡巴舔得一干二净,二女这才互相亲吻,把对方嘴角边的残余精液舔舐干净。

  刘菲用手揉着舒倩的乳房道:「舒姐,刚才王总还夸你的奶子好呢。」
  「噢,是吗?谢谢王总!你的奶子也很好呀!又圆又挺,我是老太婆了,跟你们年轻人没法比了。」

  「谁说你老了?王总说你骚起来的样子比我们还淫,还说你的屄操起来特过瘾,是不是王总?」

  王总笑道:「行了行了,你们都是骚屄,谁也别谦虚了。」

  三人笑了起来。

  「对了王总,你叫我来有事吗?」

  「啊,差点忘了。一会儿你去采访一个老屄,听说她办了一个淫母沙龙,影响不错,现在还没有媒体报道,咱们去能抢个独家。」

  「淫母沙龙?唔,我好象听过,据说这个娘们儿去年刚从美国回来,是个富婆呢。」

  刘菲在一旁接口道:「家产过亿。她就是靠卖淫起家的,据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要操她还得预约呢。」

  「噢,真的?我马上去。对了,她多大岁数了?」

  「听说已经快70岁了,这是有关她的一些材料,还有登有她的照片的美国最近一期的《花花公子》杂志。」

  舒倩接过来一看,封面上一个长相十分富态的老女人搔首弄姿地冲着镜头微笑着。

  「长相一般嘛!」舒倩道。

  王侗道:「东西方的审美观点不同,咱们认为很丑的女人,在西方人的眼中可能就是美女。」舒倩点头。

  「好,我这就去。」

  「去吧,这是地址。」

  舒倩站起来,双手搂住王侗的脖子,嗲声道:「骂人家一句嘛!」

  王侗笑道:「你这个贱毛病总是改不了。好了,操你妈的大骚屄!」

  舒倩高兴地亲了他一下,轻声道:「谢谢!」

  黄老太所住的房子是一个相当豪华的大宅院,位于东城郊的净水湖畔,房前是一个相当大的宅院,亭台楼阁、泳池、草坪,美轮美奂。舒倩和杂志社的摄影师小刘开车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11点钟了。摄影师小刘和她儿子的年龄差不多,是舒倩最近才换的搭档。因为他不但年轻,而且有一根与众不同的鸡巴,他的鸡巴长短粗细倒没有出奇之处。

  但勃起的时候却向一旁弯曲的,而且弯曲的弧度很大。舒倩第一次让他操的时候还有点不太适应,掉换了几次姿势和角度后,她尝到一种别样的滋味,立刻就爱上了他,马上要求总编派他和她一起工作。小刘也早就希望和舒倩在一起,对他来讲,攀上舒倩就等于攀上了一棵大树,舒倩是所谓的屄眼通天的人物,对自己的前途大有好处。因此,小刘对她极力巴结,甘心做她的性奴。

  车在黄老太的宅前停下的时候,舒倩还在用手撸着小刘的鸡巴不忍放手。
  「舒姨,我们到了。」小刘刹好车,一路上他被这个淫秽的老妇弄得心神不定,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加之车技又好,才没有出事。

  「嗯。」舒倩恋恋不舍地放开小刘的大鸡巴,另一只手从自己的屄里抽出来,满是淫水,她把手伸到小刘的面前,小刘心领神会地张嘴就舔,把她手上的淫水舔得干干净净。

  舒倩突然道:「宝贝儿,舒姨有点口渴了。」

  小刘笑了一下,道:「可是,我现在没有啊!」

  舒倩有些失望道:「你试试,少挤一点嘛!」

  「好吧,我试试。」小刘在座位上稍稍侧了侧身,使自己的鸡巴冲向舒倩,舒倩高兴地凑上来,张嘴轻轻地把下唇放在他龟头的下缘。

  小刘小腹用力,好半天才从鸡巴里挤出一股尿水,撒进舒倩的嘴巴里,舒倩兴奋地吞咽着,一连喝了几大口,直到小刘没有了,这才余味不尽地舔着他的鸡巴,巴叽着嘴巴。

  「唔,宝贝儿,你的尿我总是喝不够,以后你要多喝水,多预备些尿给我喝。
  你愿意当我的性奴,我也可以做你的性奴,在性这一点上,你不要把舒姨当人看,你就把我当成一个连畜牲都不如的贱货、臭屄,老贱种,什么时候你想操屄,想撒尿,想拉屎你就把我拎过来操,把我当做你的马桶、尿盆,听见了吗?
  宝贝儿?「

  「你真是个骚婆子!好了,我以后一定多准备些尿给你喝,不但准备尿,还准备屎给你吃。」

  「啊,那就更好了,那以后我们再出来采访就不用上饭店吃饭了,我就喝你的尿,吃你的屎就够了。」

  「操!我得吃饭呀,不然那来的屎给你吃呀?」

  「嘻,也是。好了,我们进去吧。」

  两人整理好衣服。

  

               【全文完】